当前位置: 威尼斯网址 > 学者观点 > 正文

【威尼斯网址】南日岛元宵习俗,一元复始

时间:2019-09-21 15:34来源:学者观点
农历正月十五日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元宵节,早在2000多年前的西汉就有了,汉武帝时,“太一神”的祭祀活动定在正月十五,司马迁创建“太初历”时,就已将元宵节确定为重大节日

农历正月十五日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元宵节,早在2000多年前的西汉就有了,汉武帝时,“太一神”的祭祀活动定在正月十五,司马迁创建“太初历”时,就已将元宵节确定为重大节日。因为正月是农历的元月,古人称夜为“宵”,所以把农历正月十五称为元宵节,又叫“上元节”。正月十五日的夜晚是一年中的第一个月圆之夜,也是一个大地回春的夜晚。天上皓月当空,地上各家各户张灯结彩。人们出门赏月,燃放烟火,喜猜灯谜,共吃元宵,亲朋好友团聚,共庆佳节,其乐融融。

噼里啪啦燃完除夕的烟火,欢欢喜喜品过新年的大餐,热热闹闹的中国春节把欢乐凝聚,把喜庆蔓延。元宵节,给新年划上完满的句号,也寄寓着人们内心的幸福,寄托着蛇年的新希望。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到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这是宋代文学家欧阳修在元宵夜观灯后写下的一首脍炙人口的诗,千百年来,广为传唱。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萧声动,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辛弃疾的《青玉案 元夕》把古代元宵佳节摇晃出声色光影的浪漫,而今车水马龙的时代,我们周围是如何"闹"着元宵,又寄出怎样的祝福呢?本期生活视角带读者走街串巷,尽览兴化人欢喜闹元宵的盛况!——题记

南日岛的元宵节从农历正月初八就开始了,一直闹到正月农历廿八日,历经二十一天。南日岛人民十分重视元宵节,在外地工作,甚至远渡重洋的人都要赶回来闹元宵。人们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活动:燃灯观灯、猜灯谜、舞龙、耍狮、踩高跷、扭秧歌、游行、吃元宵……其热闹喜庆程度超过春节。南日岛的元宵习俗与全国大部分地区差不多,但由于南日岛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历史背景,孕育了具有特色的民风民俗,其中绕山绕海巡村、冲海、送灯是南日岛闹元宵的三大亮点。

春节的尾声,因为正月的第一个月圆之夜而充满着响亮的声音、浓烈的味道、绚烂的视觉。正月是农历的元月,古人称夜为“宵”,所以称正月十五为元宵节。一元复始,大地回春,在莆田,元宵节的热闹程度甚比春节, 从大年初六到正月廿九,各地陆陆续续都举行了极富特色的庆祝佳节的民俗活动,且看--

南日岛,古称为“南匿山”,因山隐大海而得名。据《南日岛志》记载:宋、元时南日岛属崇福乡奉公里。明洪武初,海盗“以勾引番寇遗祸地方”,岛上居民深受其害,民不聊生。为防御倭寇,明朝廷最初在这里设南日山水寨,平海卫向这里派驻军900名,后因水寨“在涨海中孤立无援”,遂迁往一水之隔的石城,与青山巡检司合一。明清两朝兵马在福建沿海拉锯之际,清朝廷实行截界,南日人民被迫内迁。

锣鼓喧天,一路行傩祈神 代表:莆田城区

清康熙十五年,兴化城守将与郑成功之子郑经联合,同守兴化城抗拒清兵。第二年,郑经兵败,退出兴化城。1670年,郑经军队驻扎在南日围头和湄洲等地,继续抗清。1673年,施琅攻台成功,郑成功之子郑克塽率南明政权投降,莆田沿海全部复界。复界后,南日人民从涵江等地返迁,同时迁来的还有平潭、福清和闽南等地方的人。

上周日凌晨2点,家住新季路的小林被一阵爆竹声闹醒,原来是城区的行傩队伍行至该路段。作为外地媳妇,小林赶忙起床参与进这一盛况中。据悉,莆仙城区元宵节以大型的群众文化娱乐活动为主,辅以里社行傩。今年2月24日元宵夜,城区各处烟火怒放,鞭炮彻响,好不热闹!在几天的元宵期中,行傩队锣鼓喧天,乐声悠扬,穿街走巷,把欢乐送给群众。

这些各地迁来的“南日人”带来不同的风俗,在南日岛安家落户,共有108乡,俗称“南日108乡”。 由于南日岛人民来自五湖四海,中原的文化与当地的闽越文化在这里交流、融汇,激活了南日岛的钟灵之气,逐渐形成了南日岛的多元文化和不同的民风民俗。因此,南日岛的各个乡里闹元宵的习俗就有所不同了。每个乡里都有一个大元宵和一个小元宵。从农历正月初八开始一直到农历正月廿八结束。岛上轻歌曼舞,敲锣打鼓,欢欢喜喜地闹了21天,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长的元宵节了。

当晚,小林参与的行傩队中,巡游队伍最前的是几个扛大锣的人鸣锣开道,锣手后面是一队扛着金黄大旗的队伍,而后依序有腰鼓队、唢呐队、鼓手、“妈”的銮驾、镲队,整个巡游队伍将近百余人,而这里的“行傩”意即神所走的沿途路线。小林看到,巡游队伍路过的地方,周边群众住户都燃烛焚香、放鞭炮、烧柴草、化“贡银”,有的人家还燃放起绚烂的烟火以祈求全家全年平安如意,这就是莆田当地特色的“接行傩”风俗。

农历正月初八,春雨蒙蒙,凉风飕飕,但丝毫没有冲淡南日岛人民闹元宵的热情。精彩纷呈的南日岛元宵节从岩下村拉开了序幕。

队伍的核心是一尊銮驾,上面端坐着人们燃烛焚香祝祷的神像,称为“妈”的銮驾。一顶金色华盖下金碧辉煌的銮驾周围,前有穿戏服化浓妆的“状元”、“榜眼”、“探花”,后有一黄一白两个小姐撑金扇,神像“妈”身着凤袍,头戴珍珠玉凤冠,面容安详。行傩队中中青年男子身着藏蓝色斜襟长袍,头带插花帽,手持枝条寓扫街;女的则是身穿红衣红裤,头插朱花,时而交叠,时而穿插,节奏渐变,十分喜庆。在开阔的广场,搭好的戏台班子下午就开始唱戏了,通常会唱至深夜甚至是彻夜。

“岩下岩下,初八行道,肉丸冻僵,乡老咬不动,锣敲一窟窿,鼓打一个洞,锣挂铺上,鼓放铺下,木屐夹在腋窝下。”这是一首流传在南日岛民间妇孺皆知的童谣,生动地吟唱出了岩下村村民顶着寒风,敲锣打鼓,举着彩旗,绕山绕海游行巡村的热闹场面。

根据这一风俗,莆田延伸出一种元宵的特色点心--“行傩仔”。有用糯米粉搓实心和用糖作馅的两种,将它切成块状,这些汤丸糖果,象征着全家团团圆圆,日子过得甜甜蜜蜜,幸福美满。喜欢吃甜食的小林表示一定要好好品尝下这道风味独特“行傩仔”。

全村男女老少排成一条长长的队伍巡村,少年儿童举着彩旗,年轻的小伙子敲锣打鼓,新婚的男子举着五颜六色的华盖,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抬着菩萨像进行行傩。行傩的队伍像一条长龙绕境一周,并且必须绕山绕海,绕过每家每户的门前,家家户户都在厅堂摆设香案,当队伍经过时,燃烛焚香,放鞭炮,烧柴草、化贡银,祈求全年五谷丰登,平安如意,俗称“接行傩”。接完行傩,家庭主妇把余烬拿回家倒入灶膛,表示来年更加红红火火。

摆棕桥、跳火,跳出兴旺年 代表:涵江区

夜幕降临时,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游行队伍把菩萨像抬到“做大棚”(也叫“做大头”,每年在宫庙里抽签,抽到四、五户人家作东)家中。是夜,全村村民聚在一起跳火傩,吃元宵,僮身吃火花,热闹非凡,一直闹到天亮。第二天,游行队伍举着彩旗,敲锣打鼓,燃放鞭炮,送“菩萨回宫”。然后每家每户按“丁”分饼,叫“分丁饼”,祈盼家庭财丁兴旺。

已经迁居市区居住10年的陈先生,每到元宵节,必然要回涵江梧塘老家,观看“跳棕轿、跳火”的特色民俗活动。“跳棕轿”即“棕轿舞”,是莆田一种特有的民俗舞蹈,在莆田各村镇广泛开展。每对舞蹈者各抬一架高不到1米、宽30多厘米的竹制或木制四人小轿,排成好长的队伍在广场,沿街或庭院大坪上进行,表演时街、场院,燃起篝火,一队年轻力壮的男性表演者身着各色统一服装腰扎布带,个个英姿焕发,抬着棕轿、踏着节奏,绕着篝火游舞,人们一个接一个窜过火堆形成“8”字形穿梭跳跃。周而复始,直到火熄而止,以祈盼新的一年更加红红火火。

南日岛闹元宵最热闹的要数正月十八的浮叶冲海闹元宵了。这个位于南日岛东南海边的小渔村,闹元宵活动具有鲜明的民俗文化特色和浓郁的乡土气息,与我国的台湾省有相同的闹元宵习俗。

在涵江还有塘北、萩芦崇圣宫的圈灯,保尾的烛山,下徐的古董展,楼下的百花果,延宁的蔗塔,鲤江庙的斋菜等富有地方特色的元宵活动。“洋尾跑廿六”是涵江洋尾村传统的元宵节庆习俗,至今已有300多年历史。据涵江区村民委员会黄向阳介绍,自正月廿五起戏宴三天,开筵设醮祭祀,廿六当天由舞龙、车鼓、十音八乐、彩旗、马队等踩街活动伴随灵镇官杨公太师、鲁部大神巡游镜内,共祈福祉,寓意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其中,神童采花尤为特别:十多岁的孩童在脸上画上粉面、穿上古装,扮饰成传统的民间传说和神话故事中的历史人物,颈挂银锁,骑马游乡。骑马踏灾祈平安的洋尾“跑二六”元宵民俗活动表达了人们驱邪消灾保平安的良好祝愿,也是元宵活动的精彩谢幕。

浮叶村是南日岛东南边最小的一个小渔村,占地1.7平方公里,人口4300多人。他们的祖先来自泉州惠安的渔民,来这里已有360多年的历史了,是一个讲闽南话的村庄,他们祖祖辈辈靠捕鱼为生,长年累月地跟大海打交道,所以正月十八闹元宵也冲着大海而来。浮叶村冲海闹元宵由来,民间至今还流传着一种有趣的传说。三百多年前,村里有姓金和姓邱的两位先人,平时乐善好施,扶危济困,深得村民的爱戴。他们去世后,人们为了纪念他们,在村子南面近海处修建了一座宫来供奉他们,并约定每年农历正月十八要举行一次全体村民祭祀金大人和邱大人二神的活动。这天各宫都到供奉“金、邱二神”的主宫觐见后,由“金、邱二神”率领众神出巡全村,以祈求境内平安,民生幸福。

“闻名遐迩”的元宵大游灯 代表:枫亭镇

每年农历正月十八这天,全村男女老少鸣锣开道,狂舞的金龙紧随其后,由十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男子抬着一顶供奉神灵的轿子,共有十几顶“神轿”排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冲向大海,在大海里颠波搏浪,个个精神抖擞,神勇无比,犹如人神合体,力贯全身,溅起了一道道白色的浪花。据说,水花溅得越高,这一年村里的渔民出海捕鱼就会越多,生活越红火,全家更平安。那些上了神的“僮身”,光着上身,高高地坐在“刀轿”上,挥舞着刀剑和令旗,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降妖除魔。据说,这样可以斩除海上的妖魔鬼怪,扫除了渔民出海的障碍。

“正月里来闹元宵,家家户户挂红灯。”与福州盛大辉煌的灯会嘉年华所不同的是,元宵节期间,莆仙地区不仅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许多村镇还举行彩灯大游行,俗称为“大游灯”。在日益繁华的仙游县枫亭小镇上,我们会发现有那么一条老街,古老的建筑群落里藏着一种从未有过的檀香之气。枫亭镇上的人民对于元宵的寓意看得很重,所以无论生意多么繁忙,镇上的人们是必然要回到家里参与这一“游灯”盛会的。

这时,来自各地的看客携妻带子,呼朋引伴,涌向沙滩看热闹,整个海滩上人山人海,成了欢乐的海洋。这时,闹元宵达到了高潮,十几顶“神轿”奋不顾身地扑向大海,驱除海中的邪魔,整个海滩立刻沸腾起来。声壮身威,神助人胆,轿夫们竭尽全力地抬着、推着、拉着、跑着,虽然寒风刺骨,海水冰凉,但是他们热气腾腾,奋勇争先,因为他们祈盼着一年风调雨顺,全家平安。

“游灯”盛会主要是通透明亮的各种大型移动灯盏,打头阵的花鼓队轻易即可点燃人们节日的激情。紧随其后的便是真正的主角--“妈祖像”、“菩萨金身”等,祥瑞布置的别致花车穿插其中,欢腾不停的腰鼓队已经迫不及待地映入眼帘,更有镇上群众自发组织的乐团、儿童宫灯群等。

南日岛闹元宵还有一个“送灯”的习俗。因为元宵节是一年中的上元,岛上人们祈盼着这一年添丁进财行好运,所以就有了元宵“送灯”的习俗。莆田话中的“灯”与“丁”是同音,“送灯”就是“送丁”的寓意。据古书记载:元宵女子已嫁未生男者,娘家于正月初以观音送子,以灯送之,谓之送“丁”。这样,女儿在新的一年里能为婆家添丁。因此,每年元宵节期间,女儿的父母都要由小舅子提着一对大红灯笼和一篮子花生,送到女婿家表示“添丁”,今年就会生个胖小子。这也许是南日岛人民靠海捕鱼为生,出海捕鱼需要男子,所以特别在意家中“添丁”的缘故吧。

据枫亭镇历史文化研究会陈宗棋老师介绍,枫亭元宵游灯不同于各地的灯节,它的主要特色在于流动。游灯的灯艺制作,把古代宫廷的廊灯,巧妙地创作成便于运行走动的蜈蚣灯,把火树银花的夜景制作成可以撑持的松树灯、宝伞灯;把杂技表演艺术融入了用人抬杠、拉运的彩架上,形成了灯艺精品与民俗文化活动相互融合,相互依存的特色。在灯艺创作上,既有宫廷廊灯式的蜈蚣灯、宝伞灯,又有民间特色的菜头灯、水族灯、花篮灯、松树灯。有以历史传奇故事塑形的“百戏彩架”,也有现代光电装饰的各种彩车。

“有灯无月不娱人,有月无灯不算春。春到人间人似玉,灯烧月下月如银。满街珠翠游村女,沸地笙歌赛灶神。不展芳尊开口笑,如何消得此良辰。” 这是明朝才子唐伯虎的《元宵》诗。自古以来,元宵节离不开花灯。花灯象征着幸福,阖家团圆,事业兴旺,红红火火。南日岛的各个村庄还有一个共同的习俗——游灯。“明月满街流水远,春灯入望众星高。”元宵之夜,皓月当空,月朗星稀,村民们举着灯笼,排着一支支长长的灯队,宛如一条条金色的长龙蜿蜒蠕动在田间地头的村道上,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一条条绵延数里的火红灯笼,穿行在村间阡陌,颇为壮观,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在整个大游灯行进中,不仅有民间灯艺、民间曲艺,历史文化的呈现,更有莆仙独有的十音八音、民间舞蹈、戏剧和杂技表演等充满地域特色的各类艺术,并以流动的形式来体现,年年元宵,代代传承。

南日岛的元宵习俗,既丰富了海岛人民的节庆生活,又展示了独具匠心的民间绝活,传承着悠久灿烂的中华文化……

“小打小闹”的自家元宵 代表:榜头镇

作为仙游第一人口大镇、经济重镇、历史名镇,榜头镇对于供奉妈祖、神佛、菩萨的宫、庙都有着别样的敬意。而榜头镇的元宵节虽然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但是团结着各处奔走游散榜头人的心,以宫、庙为单位的、前后为期五天左右的“游神”、“游灯”,虽然规模不是特别大,但是每年各村上的每家每户都能够有一份子参与到“游神”或者“游灯”中。而且每次神明出游当天晚上,神明并没有直接回到宫、庙中,而是暂留宿在某户人家家里,当然“神明留宿”的规矩更是严格慎重的。尽管如此,榜头镇居民对于此例仍是趋之若鹜,奈何“神明留宿”是按照一定的排序年年轮流,而不重复,从而也公正公平。

“神明留宿”的人家无不张灯结彩、兴高采烈。记者对榜头镇上的神明开路锣特别印象深刻,声音历久仍环绕耳际,穿透力极强,当地的村民告诉记者:“此锣开路,去年阴雨连绵,锣声一响立时天空渐渐放晴。”舞龙舞狮的队伍活灵活现毫不输给枫亭镇的“游灯”队伍,再次便是白马列阵,白马配彩旗的队伍得高昂着头方能见着,有些别样的味道。

榜头镇上神宫、庙宇甚多,但是众神皆有神灵,自然卜算出来的日子以及路径都不互相冲突,更延长了热闹。自家闹元宵便显得随意许多,虽然统一着装,但是并不见带戏妆的打扮,只图一个“闹”字。

“串村连乡”的互动元宵 代表:郊尾镇

元宵节是郊尾镇传统的节日之一,由于目前郊尾镇上的大部分年轻的一代都外出务工或者经商,留守在家里的女子们也不再那样遵循旧礼布置张罗。但是每年必定会有的开春莆仙大戏在元宵前后唱响,通常都是由负责神明游行、游历的老人一手操办张罗。当地的一位老人告诉记者,以前的“游灯”会已经渐渐没有了,以前会在凌晨四五点许,由每户人家的小孩子到庙宇里进行点灯仪式,然后将庙宇由神明借由纸扎灯引路传到千家万户,而如今这种风俗已经消失了。

郊尾镇处在莆田与仙游的交通关卡要塞,所以文明的传承遗留着一些不一样的色彩。郊尾镇上的“游神”现在已经渐渐成为一村一游的情形,各村之间的“游神”分各站点驻扎上午、中、下午以分别各处不同。一般而言,根据生产队传承村里用以“游神”之用的彩旗以及横杆,或者油画等。郊尾镇最具特色的莫过于打头阵的横幅以及毛泽东头像,对于毛泽东头像列入“游神”队伍事宜,记者问及村里老人,老人家说:“已经记不得从哪一年开始增加了毛主席的头像的,只是当年这里确实闹过革命,也经历了抗日时期,人们也是为了表示对于毛主席的敬爱之情。”年轻点的村民表示,各镇各乡的元宵“闹”法都不甚一致了,关于元宵的礼数,大多数人家都只记得张罗着供奉神明的果盘、点心以及年糕等。

后记:“元宵节”延续着新春的欢腾喜庆,体现了人们迎祥纳福的欢乐心情。本文记录下来的元宵习俗只是兴化人闹元宵的缩影,莆仙大地每个村镇闹元宵的方式各有千秋,如:跳“皂隶舞”、摆“福首筵”、喝喜酒、交接“福首炉”等等,都抒写着兴化人民的虔诚和对于美好的祈盼和祷告。这种丰富多彩的民俗文化也给予常年在外奔波打拼的人们,在新的一年为生存、追求启程在即而注入一股宝贵的精神力量。林爱玲 许帅娟

编辑:学者观点 本文来源:【威尼斯网址】南日岛元宵习俗,一元复始

关键词: